爱小说

三百七十四 修真界的警察

小说:修真零食专家 2017年最新注册送彩金:薛之雪 更新时间:2018-04-16 21:19
爱小说(www.ixs.cc)开通手机站了,手机用户可以登录 m.ixs.cc 进行阅读,效果更好哦!
  当喝完最后一口疙瘩汤的时候,拽酷男感觉自己身体包括灵力都变得暖和起来,不但两天来冒雨在诞龙山搜寻感染的寒气化去,连以前凝滞生涩的灵力在疙瘩汤带来的营养和灵气温养下,变得顺畅起来。他坚信,此刻自己运转功法,以前生涩的地方必然贯通起来。
  若不是当着陌生人修炼是大忌,他此刻就会打坐开始修炼。
  薛城托腮坐在吧台里面,用魔眼观察两人身体内的变化。
  留尘摸着胡子一脸期待地扶在货架旁边瞅着两人,一副期待结果的表情,上身弯曲、脖子身得老长,如不是离得远,都要把哈喇子滴到拽酷男身上了。
  拽酷男突然回头,留尘吓得摸着胡子的手一哆嗦把嘴唇抓破了。“咳咳,咳咳……”他忙掩饰地站直身体。
  拽酷男道:“老板,再来两碗……不,五碗疙瘩汤!”他将腰间皮袋子中剩下的五块灵石都摸出来,放在桌上。
  留尘手一抖,又抓了胡子旁边的肉皮一下,以至于为了防止自己再次抓破脸,他把双手背到后边,心里想该剪指甲了。
  薛城望着拽酷男桌上的五块下品灵石双眼放光,但是她心里有个理智在提醒自己,酸葡萄效应,要想从这位大款身上赚更多的钱,就不能一次性满足他,虽然灵珑点心吃太多也不会满足的,但是吊着的胃口才更显得弥足珍贵。
  为了让自己能够拒绝,薛城的眼睛盯着天花板道:“非常抱歉先生,疙瘩汤今天不能提供了。”
  “为什么?”拽酷男冷冷地扭头盯着薛城。
  “因为……”因为我想要赚你更多的钱钱,但这个理由可不能说出来,“我学艺不精,每天能够做出的灵珑美食有限,所以现在,每个人每天只能吃一碗。”
  “你确定?”拽酷男眼神扫了一下桌上的灵石,盯着薛城问道。
  “我……确定!”薛城艰难地回答,努力控制自己的视线不去看桌上的五块亮晶晶的灵石。
  拽酷男冷酷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一缕微笑,手一挥,将五块灵石抄起来,塞进皮袋子里。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他没有一次将灵石都塞进袋子,而是一颗一颗塞,他每塞一颗,薛城感觉自己的心就咕咚一下。
  等他全部将五颗灵石放进去,薛城觉得自己都要得心衰了。但是,这样的慢动作,让薛城看清楚了那个小皮袋子是怎么装下体积比自己大许多的东西的。
  当灵石碰到袋子的时候,突然缩小变得如同沙粒一般,就装进去了。
  能将物体缩小,所以这不是空间类存储法器,而是另有玄机,无需精神力,炼气期的修士就可以使用。自己灵珑派一堆人,若是能弄到一些这样的袋子给他们用……
  拽酷男见到薛城错失了一个亿的表情,心满意足地笑了。敢用那么好吃的东西诱惑他,又只能吃一碗,他也要用灵石诱惑她,让她也求而不得难受一下。见到薛城那副痛苦的样子,他心里才稍稍平衡一点。
  收起灵石,要了两杯茶,拽酷男招过留尘和薛城道:“向你们打听一个情况,你们有没有见到三天前,诞龙山的那场雷劫?”
  留尘忙把手背在身后,不然又会下意识的摸胡子:“那雷劫整整劈了五道,范围广大,持续一天,还有七彩祥灵降下,只怕在诞龙山的人都看到了。”
  拽酷男点头道:“那么,你们有没有见到那位渡劫的前辈从山上下来?”
  留尘道:“筑基前辈神出鬼没,小老儿不曾见过。”
  拽酷男看向薛城:“你呢?”
  “没有。”薛城也赶紧回答。
  拽酷男直视薛城的眼睛道:“你撒谎!”
  薛城心里嘁了个,留尘老头也撒谎,你怎么不说他,难道是性别歧视!
  “好吧,”薛城耸耸肩,“你说我撒谎就当我撒谎好了。”这话说的相当光棍,我就撒谎了,我见了,但是就不告诉你,你能奈我何?
  拽酷男嘴角带着冷笑,摸出一个玉牌晃了晃,玉牌的颜色很特别,是明亮的宝蓝色,阳光照在上面,晶莹剔透。形状有些不规则,有点像一匹奔跑的马,一看就不是普通的玉器,按照地球的标准,定然价值连城。
  炫富吗?薛城发现自己还真穷,除了手上的玉扳指外,身上连件玉器都没有。玉扳指因为师父炼器手法的高明,在外人看来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玉器装饰品,而且还是那种品质不怎么好的玉。
  发现前辈一脸不着调的表情,留尘赶紧道:“薛姑娘,这是南轩派警署的身份玉牌,这位大人是警察。”
  当然了,警察这个词是精神之耳给翻译成汉语的,因为这人干的工作类似于地球的警察,所以精神之耳直接翻译成警察这个词了。
  薛城恍然:“原来是警官大人,民妇愚笨眼拙,失敬失敬!”无论在凡人世界还是修真界,警察都是不能招惹的。
  拽酷男心中也有些疑惑,警察的身份玉牌在东华洲无论凡人修士,几乎无人不识,这女人第一眼看到玉牌,一脸茫然的样子,不像作伪,难道她不是东华洲的人?
  不会,她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是东华洲最标准的原著居民,而且她标准流利的诞龙方言也说明这点,究竟什么原因让她不认识东华洲警察的身份玉牌?
  拽酷男直视薛城的眼睛道:“我们了解到,前天旁晚,你从诞龙山来到倒马村,你还向放羊老人打听这个村子的村名。你能告诉我,你前天之前,你在诞龙山做什么,呆了多久?可曾见到那位在诞龙山筑基的前辈?”
  薛城望着拽酷男帅气张扬的严肃脸,有点苦恼,刚出封印,还想着偷偷摸摸找到银蚕丝手套,解开封印。没想到这个世界的户口检查比华夏还严格,连手机都是一人一号实名认证的,想用两个号码都不行。
  怎么回答呢?当然是照实说了,薛城很了解自己,不会撒慌、不会掩饰情绪、连嘴炮功能都木有。
  “前天之前,我一直住在诞龙山里,前天第一次从诞龙山下山来到这个小村庄。下山的时候看到筑基前辈在山顶渡劫。但是筑基前辈都是高来高去的,筑基完后,人家就飞走了。”薛城摊手。
  这些话全是实话,前天之前她的确一直住在诞龙山中……封印之地,的确看到了自己在山顶渡劫,自己渡完劫的确是从山顶飞走了。
  所以,非常善于通过表情眼神洞察人心的拽酷警官也没从薛城的眼神表情里看出一丝撒谎的痕迹。
  “把你的网号告诉我。”拽酷警官捞出手机道。
  薛城摊手:“我从生下来没有出过诞龙山,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前天第一次离开诞龙山,所以,没有网号。”
  拽酷警官盯着她,五秒钟后点点头,这就对了,与她刚才不认识自己的警察玉牌的表情相印证。
  浩大的东华洲,的确有一些隐士住在与世隔绝的地方,很多年都不与外界来往。诞龙山是东华洲最庞大的山系,里边居住个隐士是可以理解的。
  “你一个凡人,一直居住在诞龙山里?”拽酷警官还需要对细节进行验证。
  “我跟着父母居住,后来他们过世了,我便走出大山。”父亲的确早就过世了,母亲跟着弟弟不知道在围剿屠仙教中是否还好?应该没事吧,妈妈又不是屠仙教成员,就算弟弟被绳之以法,她也该平安的,只不过可能没有了生活来源。
  老家还有房子有地,没了弟弟,妈妈一定会回到老家的。妈妈虽然重男轻女,但毕竟抚养她长大,想来她一生也很可怜,早年丧夫,老年还要承受丧子失女之痛,一生可谓多舛。
  江雪若是知道姥姥的情况,应该会照顾一二吧,毕竟他那么善良懂事,只是他那么忙,不知能不能想到?
  薛城一连串凄苦的情绪波动自然逃不过洞察秋毫的拽酷警官大人,所以他更加坚定了这是个父母双亡的苦命悲情娃,一个人凡人女子,在大山中居住不下去了,只好走出生长了多年的窝,来外面讨生活,正好遇到富有同情心的老头老板,便收留她暂时居住于此。而且刚才老头老板对于她收一块灵石一碗疙瘩汤抓破脸的震惊表情来看,的确不知道这女子有这样的手艺。
  薛城若是知道拽酷警官如此脑补的话,一定会笑开花的。但此刻她看着警官大人一脸威严不语的样子,心里忐忑不安。
  “薛城姐,看我摘回来好多新鲜蔬菜,还带着晨露呢!”留香姑娘清脆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紧接着,门帘晃动,她搬着一个大筐子,走进店里。筐子中瓜果蔬菜水灵灵的,果然带着早起采摘的晨露,她的衣服都被露水打湿了大半。
  薛城赶紧上前帮她接住大筐子。
  拽酷男站起身道:“薛城姑娘是吧,请你尽快去网管登记身份,领取网号。我们东华洲是不应许没有身份的人在外面行走的。”
  柳暗花明,没想到就这么就过关了!薛城心中大喜,极尽欢颜地道:“谢谢警官大人,我今天就去诞龙邑首登记信息,领取网号。”
  拽酷男点点头道:“嗯,如果你将来再遇到那位渡劫的筑基前辈,请提供信息给警察署。”
  薛城的头点得如同鸡啄米:“一定一定。”
  拽酷男起身酷酷地走出小店,和善男忙跟着起身出门。
  出门走不远,和善男对拽酷男道:“晨哥,咱们就这么走了啊?”
  “这个村除了留尘和他女儿都是凡人,凡人是无法看到筑基修士高来高去的真容的,我们去另外一个山谷的窦家寨再问问情况,这两个村是距离渡劫时的雷劫中心最近的居住区,若是没有人知道,也只能暂时作罢了。筑基修士对我们来说高山仰止,但在东华洲,还排不上号。”拽酷男道。
  和善男道:“是是是,晨哥分析得太对了。但是……那疙瘩汤呢?以后咱们会不会再来喝?”说着,他一副回味无穷不能割舍的样子。
  拽酷男道:“你想再回来喝,那位薛城姑娘未还在这里做。没听到吗,她连网号都没有,在倒马村只是暂住。”
  和善男一听将来可能永远喝不上那美妙无穷的疙瘩汤,顿时情绪低落:“那怎么办?”
  “当然是忍着办了!”拽酷男嘴角浮出一丝狡诈地微笑。
  和善男对自己这位队长当然是太了解了,立刻道:“晨哥,您一定有办法对吧?”
  ……
  听了老半天,也没听到一点有用的信息,薛城收回监视两个警官的精神力,看向留香父女:“警察为什么要调查在诞龙山筑基的人?”
  留香举手道:“薛城姐,这个我知道,东华洲所有的修士都是登记造册的,每个修士的修为提升大境界后,都要去变更登记。我们诞龙邑因为灵气稀薄,别说筑基修士,炼气高阶修士都不多,突然出现一个渡劫的,而且没有去变更登记,警察当然要调查清楚。”
  身份不明的筑基修士,如果是敌方阵营的修士,威胁的确不小。薛城了然。
  这更加坚定了薛城要隐藏修为一段时间,如果是一个凡人从大山中走出来,不会有人多么关注,但大山中突然出来一个筑基修士,肯定会被官方仔细盘问调查的。
  如今东华洲的最高领导人陈南轩,既是南轩派的创始人和掌门,也是东华洲修为最高的存在。当年盘古就是打不过他,自我封印在诞龙之地的,从地缘上来说,诞龙之地与陈南轩是敌对关系,他若是知道自己从诞龙之地出去的,不定会怎么对她,在化神修士面前,她这筑基小菜鸟跟只蚂蚁一般,一根指头就能碾死。
  所以,在自己成长出足够的实力之前,必须得好好盘着。
  早饭用留香摘来的新鲜菜做了两个菜,当然是灵珑美食。
  留尘老头吃完哭了,因为他发现自己筑基失败后留下的伤痛在这顿家常菜的疗养下,竟然有所缓解。
爱小说WWW.IXS.CC努力创造无弹窗阅读环境,大家喜欢就按 Ctrl+D 加下收藏吧,有你们的支持,让我们走得更远!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博聚网